砂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紫金山下百姓守着汀江买水喝

发布时间:2021-01-07 22:14:25 阅读: 来源:砂带厂家

污水进江鱼惨死

死鱼翻着白肚,网箱空空荡荡,江水颜色黯淡,臭味弥漫四周……这是素有“客家母亲河”美称的汀江的最新景象。这一幕上演的罪魁祸首,是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旗下紫金山铜矿湿法厂。

7月3日下午3时50分左右,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污染了汀江。由于污水中铜、硫酸根离子等含量超标,部分江段的鱼儿惨遭毒死,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

当地居民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前,6月初,汀江就连续出现了几次严重的死鱼事件。“前段时间,隔壁的武平县下村村连续下了一个月左右的大雨,村民发现村旁汀江河的鱼死了很多,‘从上游随着浑浊的河水冲下来的死鱼白花花的一片’,场面很是悲惨。”

下村村位于紫金山脚下,山上就是紫金山矿业公司和武平县紫金矿业公司的冶炼基地。由于两矿主要生产黄金、银、铜等重金属材料,尾矿库被当地环保部门列为重大危险污染源,尾矿所涉及的有毒物质有氰化钠、醋酸铅等,是极易造成水土污染的剧毒化学元素。“死鱼事件与尾矿的污水排放不无关系”,相关专家经现场调查后如是表示。

其实,自2000年以来,村民们总能看到汀江河里有死鱼出现。城西建材市场的经营户告诉记者,由于量不大,这一现象总未能引起政府的重视。“‘死鱼事件’发生后,政府第一反应是掩盖事实。直到临近高考,政府怕高考考生误吃,才无奈地下了紧急通知。”当地百姓质疑说,“这也就是为何在事故发生9天后才向社会公布的原因。”

记者了解到,如今,受污染和影响最重的上杭县下都乡南蛇渡网箱养殖区,往常繁忙的养殖景象已不复存在,174个养殖户尚留在江边的网箱内都已一片空空,养殖户的生活也因此没了着落。

污染还影响了餐饮店的生意。在县城,当问及是否有鱼时,不少店主都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还敢吃鱼,简直是不要命了”。专业从事河鲜生意的餐饮店更是生意惨淡,一些店主甚至挂出了转让招牌。

满城尽是买水人

“鱼都毒死了这么多,饮水还安全吗?”“7·3”污染事件发生以来,饮水问题再次成为百姓关注的焦点。

“我们现在喝的都是自来水,以前也是。”在上杭县相关政府部门采访时,接待记者的工作人员在泡茶时都会这样强调说。

与政府官员的说法相反,上杭县城85%以上的居民已经不喝自来水,转而购买山泉水和桶装水,自来水仅用于洗衣、洗澡和拖地板等。

由于担心自来水受紫金废水污染,2000年以来,县城百姓一直过着买水的生活。每天早上、傍晚,取水的景象已成为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由于买水人逐年增多,山泉水、桶装水生意火爆,价格攀升。

城郊水西渡是当地百姓取运山泉水的集中点。7月20日傍晚,当记者来到一处山泉供应站时,只见前来取水的人络绎不绝。老板陈先生说,自己原本从事砖厂生意,近几年来,因紫金污染事故不断,县城居民纷纷为饮水发愁,看中这一商机,2000年,他投入3万多元设立了山泉供应站,并取得了水利局等部门颁发的水质检验证照。“供应站根据取水者家庭人数多寡收费,年价格从30元到100元不等,目前已有1000多户居民在此取水。”老陈说,他担心的不是没人要水,而是怕水不够卖。

家住城西建材市场的王女士开着小轿车来此运水。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她一家三口,每年要交纳30元取水费;住家距取水点4公里,按每公里0.5元油费、每月取水10趟计算,一年就要付出510元。更让王女士烦恼的是,每次要把3桶50斤重的水搬到4楼,对体弱的她来说确是件难事。搬水无疑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精神负担。

在离陈先生的山泉水供应点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免费取水点,由于未经任何过滤处理,这里的水源无疑要差很多,水质是否合格也让人担心。58岁的李大爷已经在这里取水多年。他告诉记者,自己是一位三轮车夫,靠蹬三轮维持生计,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赚30多块钱,不好的时候只有不到10块钱的收入,为了节省买水的费用,他不得不每天往返近20公里到此取水。记者问,“喝这样的水放心吗?”大爷笑着说,“总比喝自来水要强吧。”

由于没有时间取水,不少居民选择了送水上门服务。在陈先生的山泉供应点,记者碰到了专业送水的吴先生。他告诉记者,一桶50斤重的山泉水,陈老板收费0.5元,送到客户家里,每桶卖1.5元,“好的时候,一天可赚100多元,差的时候也有20多元”。

生意火爆的不仅仅是山泉水供应点,还有桶装水专卖店。在不到10万住户的上杭县城,分布着十几家水店。人民路的一家绿泉水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龙岩绿泉饮料公司生产的桶装水(纯净水)在上杭县占据很大的市场,她的销售站每天能卖出100多桶水。

有趣的是,山泉水如今竟成为县城众多餐厅招揽生意的“法宝”。走在大街上,“本店使用山泉水”的招牌随处可见。上杭大酒店附近一家餐厅的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大家都谈自来水色变,这样的宣传无疑能吸引顾客的眼球,招牌挂出去后,确实吸引了一部分用餐者”。

一家独大难监管 县城居民不敢喝自来水的现象由来已久,政府真的不知情吗?

“我们听说过”,在上杭县自来水公司办公室,记者与工作人员聊起了这一奇怪的现象。

“你们知道取水的地点在哪吗?”

“知道,在水西渡,到那里买水的人很多。”

“你们去过吗?”

“没有。”

“真的没有吗?”

记者一再追问,工作人员笑而不答。

知情人士介绍,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和紫金的员工,也多是购买山泉水或桶装水。对此,政府部门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故,饮水问题不会受到这么强烈的关注。记者了解到,长年以来,当地群众对紫金矿业的环保纪录一直疑问重重,这也就是他们长期不敢饮用自来水的关键原因。

1999年,山洪冲垮了紫金矿业拦截废矿渣的大坝,带有氰化钠残留液的矿渣呼啸而下,冲毁了当地农民的庄稼,引起了农民与紫金矿业驻村赔付人员的激烈冲突。

2000年10月,安徽曙光化工有限公司一辆载有10.7吨氰化钠的汽车,在给紫金矿业运送原料的途中发生泄漏,造成附近102名村民中毒住院治疗,家畜家禽大量死亡,饮用水源严重污染。此事件被当地政府和国家环保总局确认为特大环境污染与破坏事故。

然而,紫金公司造成的这两次事故却并未受到任何处理和处罚:1999年的事故被认定为自然灾害而未受处罚,2000年的事故则被认定为安徽企业的责任。

近年来,紫金矿业在多个省区收购子矿,有些子矿也曾因为泄漏污染而被曝光。

今年5月,国家环保部对2007-2008年通过环保核查的上市公司进行了后督查,表示“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在内的13家公司及子公司存在着不同类型的环保问题”。

作为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在高赢利面前,紫金为何能在污染漩涡中发展壮大?又为何屡出问题而得不到彻底整治?“一家独大难监管”,居民抱怨说,“紫金富裕了少数人,影响了多数人,我们是在为紫金矿业埋单。”

众所周知,在上杭的经济发展中,紫金毫无疑问是“一业独大”。在紫金矿业崛起之前,上杭县在过去几十年均为福建省的贫困县。随着紫金矿业的兴盛,该县近几年成为显赫一方的富裕之地。去年,紫金矿业对上杭全部财政收入贡献甚至达到近60%。说起二者之间的关系,百姓们回答很直接,“政府财政都要靠紫金,紫金又是政府的企业,政府监管起来当然难,出现问题肯定会互相包庇。”

而更为外界所诟病的是,当地官员与紫金矿业之间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该县政界大部分退休官员,成为紫金矿业的抢夺对象,被委以闲职后,年薪十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在紫金矿业发展扩张过程中,公司管理团队有浓厚的官员背景,多位管理人员曾供职政府部门。其董事会、监事会成员相当部分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近几年,上杭县当地有多位政府官员前往紫金矿业挂职或任职,还有一些官员或多或少通过各种渠道拥有紫金矿业股份。

“紫金矿业与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地方保护主义肯定存在,也容易使其环境风险问题得以掩盖。在环境执法过程中,一些执法行为往往只能走过场。在利益驱动下,政府袒护着紫金矿业也就成为一种必然。”知情人士说。

污染阴云何时散

7月20日,就饮水问题,上杭县自来水公司董事长邱志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他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后,自来水公司加大了对水质的检测,检测的内容包括铜、铁、锰、浊度、色度、还有菌落总数、大肠杆菌、余氯以及PH值等。“目前,汀江水质铜离子、PH值等指标均达到三类地表水标准,可以安全饮用。”邱志强说。

为了了解汀江水质的检测结果,记者随后来到上杭县环保局,在监测站站长办公室,记者见到了一份当日的检测报告,正当记者准备抄录时,一名工作人员气冲冲地走进来收走了材料。记者问,“这些数据不是要公布吗?”工作人员答:“是要公布。”记者又问:“既然可以对外公布,为什么不让抄录?”工作人员转而说,“这是机密”。

21日,记者向当地宣传部门反映了这一问题,他们表示,检测数据每天都会在上杭电视台播出。记者问,除了在当地收看电视外,还有哪些渠道可以获取数据?对方称,可看政府网站。然而,在龙岩市和上杭县的政府门户网上,记者并没有了解到最新数据。离开上杭时,记者向宣传部的工作人员递交了采访提纲,要求提供最近几天汀江河的水质监测数据。但在回复函中,关于检测内容只字未提。

记者了解到,为了消除居民的担忧,连日来,上杭县政府多次号召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全都饮用自来水,并在当地电视台播发了政府工作人员站在水龙头前打水的新闻。对这一举动,当地百姓笑称“很假很做作”。“我们了解到,不少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家里也是买水喝的。”

据邱志强介绍,目前,上杭县城区自来水厂有3个取水点,两个取水点是从山泉取水,其中1个取水点是从汀江取水,而紫金公司恰恰位于这个取水点上游,污染事件发生后,汀江取水点就被切断,至今还没有恢复取水。

“紫金铜矿位于汀江上游,饮水安全始终让人不放心。上杭县已决定在距目前紫金铜矿约10公里的汀江上游处再修建一个新水厂。这个新水厂总投资约2.5亿元,其中紫金公司捐助1亿元,预计年底可建成使用。”邱志强说。

此外,紫金矿业也表示,已准备委托专家,投资2.6亿元启动一个全新的铜矿环保建设体系。

当记者将上述消息告诉当地百姓时,他们表示,硬件建设只是一个方面,如果不能强化责任心和内部管理机制,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污染阴云永远不会散去,买水的局面也很难得到扭转。

就在记者离开上杭时,前往采访的同行又了解到,最早发现死鱼现象的武平县下村村传来消息,受紫金污水排放影响,近几年来,田里禾苗基本不长稻穗;患癌症的人数逐渐增多;牲畜也不敢喝河里的水……

关于这一事件的进展,本报将继续给予关注。

上海做四维彩超多少钱

南京皮肤病医院_灰指甲的形成原因 如何预防灰指甲的产生

宫颈囊肿症状图片

上海妇科医院_月经不调怎么办呢?

重庆白癜风医院谈谈减少疾病扩散的方法。

重庆看银屑病哪里治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