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流星雨2

发布时间:2019-04-16 08:21:39 阅读: 来源:砂带厂家

遗愿

陆美心情忐忑地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她决定去医院跟林苏云道个歉,再把事情问清楚些。一进医院门,她就看到医院里的一块绿化带前围满了人。陆美疑惑地挤进去,只看了一眼,就吓得魂不附体。

地上被挖了一个硕大而扁平的坑,有个人倒栽在坑里,脖子以下的部分全部被埋进土里,仅留一截长发披散在外,两只腿笔直地竖立朝上,被绑得结结实实。最显眼的是,那双竖立的腿上竟牢牢地裹着石膏。

陆美一眼就看到林苏云的手里紧紧拽着一张纸条,她抽出来,张开,上面写着几个字:“当心李梅花”!

她正在发愣,忽然看到林苏云的已经哭着从医院的楼上冲了下来,陆美急忙上前。

林苏云的妈妈哭得泣不成声:“小云,是谁害你的啊?小云!”

原来昨晚林苏云叫林母去学校帮她找个人,谁知道林母在学校转了半天也没找着,等回来后发现林苏云已经睡着了,林母便也睡下了。没想到林母这一睡下去睡得特别死,醒来后听说有个腿上打着石膏的女孩死在楼下,才知道小云出事了。

陆美连忙安慰她:“阿姨您别急,小云去了我也很难过,我是她的同学,叫陆美,您别太伤心,警察马上就到了。”

林苏云的妈妈听到这话立即止住哭声:“你叫陆美?”

陆美点点头。林苏云的妈妈从兜里掏出一封信交到陆美手上,转身又大哭起来:“小云,你交代的最后一件事我也替你完成了,你安心去吧。”

陆美的诧异又深了几分,那信封上写着几个字:陆美亲启。

陆美小心地拿出里面的信纸,展开,竟然是一张白纸!想来昨晚林母在校园寻找自己的时候,自己正在病房里跟林苏云吵架。那么,林苏云是知道自己要来,而故意支开母亲的吗?

陆美百思不得其解,她一边往回走一边想,想着想着就出了一身冷汗,是了,唯有这样解释才能让这一切都合理起来:昨晚当陆美赶到医院时,凶手已在附近,近到甚至能听见她们的对话。林苏云可能是出于把陆美卷进这场诡局的愧疚,借着埋怨她一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出来一边赶她快点离开。而等林母回到病房时,林苏云已被杀死,林母以为她只是在睡觉。然后凶手找机会在水里下药或者点迷香使林母昏睡过去,再把林苏云的尸体搬出来。

但凶手为什么要把林苏云的尸体摆成这样,并且一夜之间在医院绿化带的泥地上挖出个大坑来也是个不小的工程,凶手何苦要费这个力气?

而且,林苏云为什么要提醒自己当心李梅花,她的死会跟李梅花有关吗?

陆美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李梅花”三个字在她的手机上反复闪烁 。陆美深吸一口气,决定正面迎接将会发生的一切。

当晚,陆美准时按照李梅花约定的地点去了。

“你为什么叫我出来?林苏云的死,跟你有关吗?”陆美直视她的眼睛。

“没有!”李梅花扭过头去。

陆美上前一步:“我问过你借住宿舍的那些同学,她们说你昨晚没回宿舍,你是去做什么了?”

李梅花开始着急起来:“我找你出来正是为这件事,陆美你知道吗?有个很危险的凶手就在我们附近,昨天我遇到他的袭击差点就死了,幸好我跑得快,你看,我耳朵后面还有伤口,”她一边说着一边拉下衣领给陆美看,“所以我们没有时间互相怀疑了,必须赶紧联合起来!”

陆美果然从李梅花的脖子里看到了几条很深的抓痕,皮肉微微翻开,深到不像人类指甲所能抓出的痕迹,她略一思索,便开始冷笑:“那你为什么不报警?”

“不,不,”李梅花果然支支吾吾起来,“不能报警,不能,不能,”她说着上前拉住陆美的手,“这件事太诡异了,你一定要信我,否则我们都会死。

尾声

陆美昏头涨脑地回到了宿舍,她不能确定李梅花所说的是否是真的。或者,李梅花只是在为自己做过的坏事找借口吧。陆美深吸一口气,习惯地打开了电脑,一封电子邮件提醒弹了出来。这封邮件只有一张图,是陨石砸落在地面的图片,硕大而扁平的坑中间,有一个深陷的小坑,像只巨人的眼睛,警惕地看着这个世界。

陆美一下就反应了过来,这个坑,跟林苏云死在里面的那个坑好像啊!陨石,不就是流星吗?冯娟的死是被什么击穿了身体,不会也是流星吧?

难道,李梅花所说的都是真的?冯娟、林苏云,她们的死都跟流星有关?

陆美的脑袋开始疼,到底该信谁?怪脸的男人?林苏云的遗言?还是李梅花的解释?她只感觉这件事越来越复杂,复杂到超越了她想象的极限。

时间极其漫长地熬了过去,第二天晚上,陆美按照李梅花所写的地址寻了过去。一路上,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再次浮现出来,她几乎是狂奔起来。

很快,便来到一片待拆迁的房子,周围很多破旧的矮屋,地上很多砖瓦。陆美在一扇门前停住,轻轻推开。

很奇怪,这本该是无人居住的破屋子,却到处留着一个人刚刚离开的痕迹,半杯温水、咬了一口的面包、还有一件旧的咖啡色夹克衫。这件衣服,有些眼熟,陆美顺手拿了起来,等等,这是那个怪脸男人的衣服!难道这里是他居住的屋子!

陆美还来不及诧异,门忽然咔嚓一声从外面被反锁上,里面黑漆漆一片,不到片刻的功夫,门外就开始闪起火光,呛人的烟飘了进来。

陆美大惊,一定是李梅花和怪脸男人约好了,骗自己来杀掉的!她借着火光到处查看能否找到出去的地方,陈旧的门却忽然“砰”一声,整扇倒了下来。

陆美大喜,踩着火冲了出去,人还没站稳,眼前的情景又让她再次诧异起来。怪脸男人正痛苦地倒在地上,而李梅花正压在他身上,举着匕首。

来不及细想,心中满是怒意的陆美冲过去就开始推李梅花,她恍惚中好像手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等反应过来时才发觉自己手里正抓着把刀,刀尖已经刺进李梅花的心脏位置,而自己的手正被怪脸男人的手紧紧攥着。

李梅花无比诧异地看着她和怪脸男人:“为什么?这个男人一直告诉我说你想杀我,我从来没有信过。我以为,你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她咳出一口血,却也说不出再多的话来,直直地倒了下去。

陆美尖叫着后退几步,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她看着李梅花呼出最后一口气,光亮的流星映衬着她俩笑脸的画面此刻在她心里狠狠划过。

怪脸男人尖笑起来:“哈哈,你还真是够笨的。她一个女孩,怎么能轻易把我推到在地并且杀了我?再说你也不想想,为什么放火的人就只烧门,这不摆明算计好了要你出来看到这一切吗?哈哈哈。”

陆美的心里充满了怒意,脑袋里嗡嗡作响,眼前全是流星划过的光亮,她“啊”地怒吼着冲过去把手里的刀狠狠、狠狠地捅进了男人的身体。男人含着笑歪下脑袋,手掌摊开。

从不远处黑暗的地方,缓缓走过来一群人。

陆美用无比凄凉的目光看着这群人,他们之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幼。陆美忽然明白过来,之前所有的一切,从高空抛落的碎尸、冯娟身上的窟窿、医院里的大坑,这些全都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就可以做出来的,而是一群!他们是一群凶手!

那群人上前,跪倒在男人的尸体前,喃喃祈祷,看起来怪脸男似乎是他们的首领。

陆美从他们的声音中,听出了一点点端倪。

流星有着绝美的下落姿态和强大的破坏力。他们崇拜流星的力量,这种崇拜在他们族人中深入骨髓并代代相传。

流星与生俱来的破坏力让他们在崇拜的同时心生畏惧,他们相信只要按流星的方式进行祭祀,流星在降下的同时便只会给他们带来好运,满足他们所有的祈求。于是他们选择高空抛尸,大坑埋人等类似流星的方式来祭祀。每当有一颗流星落下的时候,他们都会选一个人来祭祀。

数十万人中偶尔消失那么一两个本来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然而那晚落下的,是流星雨。

此刻陆美仰脸望向天空,滑落下一颗泪,她会以怎样的死法来祭祀呢?

这群人从怪脸男的身边起身聚集过来,却忽然在她面前跪下叩拜。

陆美看着怪脸男紧闭着眼却面带微笑的脸,忽然明白过来其实他早已厌倦了这样的杀戮,只是不能选择,也由不得他选择。而这次,是她杀了他。所以他的责任,也必须由她承担下去了。

陆美茫然地望着眼前下跪膜拜的人群,不远处的天空,悄然划落一颗流星。

订做长袖工服

秋冬工作装

工服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