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流星雨

发布时间:2019-04-16 04:08:32 阅读: 来源:砂带厂家

血案

窗台下挤着两颗脑袋,陆美的脖子伸得老长:“今晚真的会有流星雨吗?”

“那是肯定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李梅花斜眼看了看她。

“其实吧,”陆美低低地说,“我从小就听妈妈说,天上每划过一颗流星,就代表地上一个人正在死去,你说,流星雨落下那么多颗,是不是代表了很多人……”

“别说了,”李梅花一脸惊恐,“挺美的一件事,被你说得这么渗人,要不咱不看了吧。”她话音刚落,天上忽然划过一颗流星,拖着绚丽的金线消失在天边。

“哇!好美!”李梅花感叹着。

“让我先看!”陆美急忙往前凑,说话间天边又划过了一颗流星。

“哈哈!”李梅花把她往身后扯了扯,“我先!”她刚把头探出窗外,一颗球状物忽然从上落下,经过她眼前时,时间仿佛停滞下来,球状物缓慢地顿了顿,才落了下去。尽管只有短短几秒,李梅花还是清楚地看到球状物上有一双红肿而哀怨的眼睛!

“啊!”李梅花拽住陆美的胳膊,“你看到了吗?”

“当然!”陆美深吸一口气扑到窗边伸出头去,“多美的流星啊!”

“不,不是。”李梅花正慌得不知该怎么说,陆美忽然尖叫一声倒退几步,然后冲过去急速关上了窗,紧接着就听“啪啪”几声响,似乎有什么拍打在窗外又滑落下去,玻璃上只留下几道长长的血痕。

陆美缓缓地转过身来,抖得像风中的一片落叶:“刚才有半个人手从我眼前掉了下去,是半、半个!”她说着立即从兜里掏出手机,“快、快报警!”

李梅花急忙按住了她的手:“动动脑子,咱们怎么能确定是幻觉还是真的看到什么了?再说现在宿舍其他两个人都不在,你刚才那一叫再把凶手给招来……”话没说完,门外的走廊里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好像直奔她们宿舍而来。陆美急忙关了灯,两个人站在黑漆漆的宿舍里,连大气都不敢喘。

果然片刻后便就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嘟嘟、嘟嘟。

敲门声大概持续了几分钟,门外传来一句男人低低的叫骂声,随后脚步声渐渐远去了。

两个人这才松了口气,瘫坐在床边许久,陆美才敢起身洗了脸。然后两个人一阵商量,决定第二天起来看看外面,如果真有尸块就报案。

此后一夜无话。

第二天,起床后的陆美立即开窗往楼下看,发现一点异常都没有。她立即叫醒了李梅花,两个人也商量不出个结果来,只得带着疑惑去上课了。

傍晚,心事重重的陆美回到宿舍,看到昨天请假回家的林苏云此刻正坐在桌边梳头,便强装起笑脸上前打招呼:“你回来拉?对了,昨晚你也看流星雨了吗?”

林苏云“嗤”地冷笑一声,并没有答话。

陆美正要争辩,宿舍的门忽然砰一声被踹开,另一个室友冯娟满身是血地扑了进来,栽倒在地。

划落的流星

“为什么?”冯娟一把抓住林苏云的手,眼里充满了不甘。她身上有一个硕大的窟窿从前贯穿到后,血汩汩地往外涌。

“什么为什么,我怎么知道!”林苏云慌张地挣扎开,后退了一步。

冯娟咳出一大口血便两眼一翻昏厥了过去。陆美急忙拨打了急救电话,等救护车赶到时,冯娟已停止了呼吸。

这宿舍剩下的三个人,在极度混乱和惊恐中,熬过了一夜。

第二天,老师在课堂上再三重申安全问题,并说冯娟是遇上了抢劫,劫匪见她大声呼救,情急之下拿匕首捅死了她。

老师刚讲完,教室里便响起一片嘘唏声,所有人都在感叹一条年轻的生命就此消逝,只有陆美心里始终存有疑惑,冯娟,真的是遇到劫匪了吗?

放学的时候,陆美特地等了李梅花一起走。

“你说,会不会是那晚的凶手知道楼下宿舍有人看到了,想杀人灭口,却错杀了冯娟?”陆美一边说着一边左右看看,好像有个隐形人就藏在附近,随时会跳出来掐死自己。

“有这个可能,”李梅花沉思了片刻说,“如果是这样,凶手不会只杀一个人就收手的。我们都千万要小心。”

两个人说着话已到了宿舍楼前,一推门,立即傻了眼。林苏云正站坐窗沿上仰望着天空,两只脚在空中荡来荡去。

“林苏云,你在干吗?”陆美看到这个场景,立即喊了出来。

林苏云扭头看了她们一眼,咯咯笑道:“你们快过来,看看我跳下去的时候,像不像一颗从天划落的流星。”她说完便纵身从三楼跳了下去。

陆美和李梅花惊叫着扑到窗边想拉住她,却只拉住了手指,林苏云像尾鱼般从她们手中滑了下去,“咚”一声坠到楼底。

陆美只觉得脑袋嗡一下,耳边响起无数的惊叫声,她趴在窗沿边看着躺在楼下的林苏云,有那么一瞬间,真感觉林苏云像颗从天划落的流星,她点燃了自己的生命,来做那条闪耀的光线

楼下一片嘈杂,片刻后救护车呼啸而至。

万幸的是,林苏云并没有死去,她只是摔断了两条腿,住进了医院。陆美和李梅花去探望过一次,却被林苏云的父母挡在了门外,说林苏云情绪很低落,谁都不想见。

几天的时间,一个曾经热闹的宿舍就只剩下了两个人,寂静万分。此刻,陆美和李梅花正坐在冷冰冰的宿舍里,恐惧异常。

“你还记得那晚走廊里的脚步和门外一个男人的骂声吗?会不会那个男人就是凶手,他先杀了冯娟,再逼得林苏云去跳楼?”陆美颤着声问。

“有可能,”李梅花说着忽然了跳起来,“快,咱们分别借宿去别的宿舍。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陆美诧异地看着李梅花飞快地打包了几件衣服冲出了宿舍,她长叹了口气,起身也准备收拾,此时,宿舍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陆美有气无力地拿起电话,那端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照我说的做,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事情原委

当晚,月色昏暗,陆美小心翼翼地走进条陌生的小巷。这样的巷子在城市里已不多见了,她也是按照电话里陌生人的指引才找到的。

男人在电话里的一句“如果你想把更多的人卷进来陪你一起死的话,就尽管多叫几个吧”,打消了陆美想多找几个人陪她来的念头,她本能地感觉这个男人并不想伤害自己,他只是想告诉自己一些事。

陆美一边走一边回头张望,她总觉得自己的身后跟着什么,她正紧张无比,前面忽然闪出一个身影,吓了她一大跳。

“呵呵。”前面站着一个穿咖啡色旧夹克衫的男人,他拉低的帽檐下有一张恐怖的脸,不但鼻头像被刀斜削似的缺了一块肉,连一边的鼻孔都只剩下大半个圆,黑洞洞地矗立在脸上。左边脸从颧骨到脸颊少了一块肉,很明显是被人挖掉的,伤口仍现出肉红色,右边脸却胡子邋遢,黑漆漆一片。

“你,你。”陆美吓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怪脸男人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她:“李梅花,想杀你。”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陆美给自己壮了壮胆,“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刚刚在电话里就可以说了。”

男人的那张怪脸瞬间严肃了起来:“这件事的诡异程度已经超出了你的想象,不管你信不信,现在你所需要做的事只是自保,因为她想杀你!”

陆美疑惑地看着他。

男人一扭头往深处走去,丢下一句话悠悠地在巷子里回荡:“如果不信的话,大可以去问你那个住在医院里的同学。”

陆美半信半疑地直接去了医院,她小心地把头探进了林苏云的病房门,奇怪的是,今天病房里只有林苏云一人,不但她的父母不在,连同一个屋子的病友都搬走了。

陆美跨进来的时候,林苏云正躺在床上痴傻傻地看着墙壁,腿打着石膏被高高吊起。

“你还好吧 ?”陆美说着坐到床边。

林苏云一转头看到她,整张脸瞬间扭曲起来:“滚出去!谁让你来的?”

陆美愕然,她楞了一会,决定试探一下:“是一个脸伤得很严重的男人叫我来的。”

林苏云当场怔住,随即开始全身颤抖,哭泣不止:“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在她断断续续的哭骂声中,陆美听出了一点端倪。

原来那晚留在宿舍里的,本应该是冯娟和林苏云。

那天放学,冯娟和林苏云在回宿舍的路上看到路边站着个男人,正背对着她们打电话。

“宝贝,今晚十点左右会有流星雨,我陪你看好吗?”男人对着电话柔声细语道。

冯娟对着林苏云眨眨眼:“咱俩也别错过,宝贝,今晚我陪你看流星雨吧!”

林苏云嬉笑起来,她瞥了一眼男人,发现他已转过身来,脸颊和鼻头各缺了一块肉。林苏云吓了一跳,拉着冯娟快速跑开。

之后冯娟一直都在嚷嚷着要看流星雨,林苏云却感觉有些不对劲,她多了个心眼,上网查询一番,才知道今晚并没有所谓的流星雨。

加上林苏云本来就听说过一个关于流星的诡异传说,便立即要求冯娟去把看流星雨的消息转给其他人。冯娟情急之下便通知了舍友陆美和李梅花,而她和林苏云则因为害怕找借口离开了宿舍。

林苏云本以为陆美和李梅花代替她去看了流星雨,她和冯娟便安全了,可是那晚当她看到冯娟临死前的惨状时,才知道自己是逃不过的。

陆美看到林苏云跳楼的那天,也并不是出于自愿,当时林苏云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眼前全是绚丽的流星,她伸手想抓住流星的尾巴,便坠了下去。

陆美听完这些心里真是诧异极了!最近发生的这些事竟然会跟流星有关?更让人难以接受的,竟然是日夜相处的室友把自己骗进了这场劫难。

“一定是你们那晚没有按约去看流星雨,才会害我和冯娟出事的!滚,你快给我滚!”林苏云仍在哭骂。

“够了!”陆美终于爆发了出来,“且不说那些流星是不是真的看了就会死人,就算是真的,你把我们拉进来当替死的,你想过我们吗?你不觉得自己很自私无耻吗?”陆美一口气骂完夺门而出,林苏云愣愣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脸上浮起一抹复杂的笑。

足疗工作服

秋装工作装

冲锋衣工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