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假货抄袭都是供应商惹的祸

发布时间:2020-01-14 18:46:21 阅读: 来源:砂带厂家

法治周末记者 蔡长春

近期,聚美优品指责唯品会涉嫌售假、盗用授权、抄袭文案事件,又掀起了我国跨境电商领域的新一轮口水战。

4月17日,聚美优品高级副总裁刘惠璞公开指责唯品会抄袭聚美海外购页面,抄袭内容包括产品介绍、文案详情、模特头像、品牌授权文件等。聚美优品相关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聚美优品希望唯品会能够对相关问题给予回应与致歉,可对方迟迟未有答复,因此聚美只能向对方发出了律师函。记者随后多次致电唯品会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进行询问,对方则一直没有接听与回应。

近年来,电商平台售假事件频频见诸报端。就在一个月前,唯品会旗下的乐蜂网就爆出疑似售假事件,上千箱面膜被北京食药监局查封;而聚美优品此前也曾多次爆出其商品有造假嫌疑。

随着近两年来海淘成为电商平台竞争的新战场,价格战频繁上演。而其中化妆品、奢侈品这两个类别利润巨大,造假成本又低,故而假货问题尤其严重。

售假丑闻频发,也凸显出跨境电商的法律责任问题——如果电商抄袭使用他人网页宣传内容,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若消费者质疑购买的是假货,电商是否有向其出示品牌授权书等相关正品的义务?若供应商向电商提供假单据,二者应分别承担何种责任……

唯品会称问题网页由供应商提供

“电商同行不容易,抄抄文案抄抄创意时有发生,我不会矫情到连这个都骂!但是抄你不能抄到聚美logo都不换啊!这才是这次我炮轰唯品会的理由!”刘惠璞在自己的长微博中说。

刘惠璞指出,多款聚美获得独家授权的货品在唯品会上热卖,并贴出品牌回复邮件,邮件显示包括九朵云、马油所属的克莱尔丝以及彩虹面膜官方均表示未授权唯品会售卖其产品,品牌方还在邮件中表达了对货品真伪的质疑;而且称唯品会抄袭聚美授权的化妆品中,有多款其销售页面直接照抄聚美所获授权,甚至连“聚美”标识都未曾去除。

而针对指责,唯品会公开回应称,“唯品会一向出售的产品都是合法授权正品,并且有太平洋(601099,股吧)正品保险确保消费者安心购物。我们通过与品牌方或者品牌方授权的合法经销商合作,从正规合法渠道采购商品”。

此外,唯品会还表示,“这些美妆产品的页面设计由供应商提供。此次出现的页面问题是唯品会对供应商提供的页面设计审核不严格造成的,但产品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都是合法正品。这次事件也透露出我们在页面设计审核上不够严格。公司已经马上再次强化了页面审核机制,确保不再出现同样的问题”。

电子商务法律专家张韬律师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唯品会确实存在抄袭聚美优品网页相关内容的情况,聚美优品在有相应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追究其侵犯著作权或者不正当竞争的责任。在张韬看来,网站的页面设计不是对图案及文字的简单排列,而是凝结了创作者的独特构思和智慧,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和可复制性,符合作品的构成要件,属于作品的范畴,应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据张韬介绍,对于网页抄袭的侵权责任,我国在1999年就有被称为“中国网页侵权第一案”的瑞得在线诉东方信息公司抄袭网站页面案件,当时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定被告东方信息公司抄袭瑞得在线的网页构成侵权,并判决赔偿经济损失。

据悉,根据著作权法第47条规定,有剽窃、抄袭等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王冰洁律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对于唯品会使用聚美优品在售化妆品商标授权、文案等页面设计要素的行为,需区分不同的情况来进行定性。

“第一种情况,如聚美优品上的这些页面设计要素是由供应商A提供的,供应商A为知识产权人,则由同一供应商A将前述页面设计要素提供给唯品会,因有知识产权人的授权,则唯品会不存在侵权和抄袭。”王冰洁表示。

同时王冰洁也指出,如唯品会使用的这些页面设计要素是由供应商B提供,且供应商B并未征得供应商A的同意,那么唯品会当然构成著作权侵权。

“尽管唯品会解释这些页面设计要素是由供应商提供,但是根据《唯品会服务条款》可以看出,唯品会是自营电商,为B2C模式,由唯品会与消费者之间构成买卖合同关系,唯品会所使用的页面设计要素均是为了自身经营目的需要,那么对应的侵权责任当然应该由唯品会承担。”王冰洁表示。

被视为“商业机密”的授权书无法公开?

在唯品会进行澄清后,刘惠璞随即反驳称,聚美优品与韩国厂商签署的都是独家授权合同,不知道唯品会所称的“供应商”都是谁,并要求唯品会出示品牌方的授权协议;而唯品会副总裁冯佳路回应称,这些美妆品牌他们也有合法授权,这些产品也都是正品。

面对唯品会的回应,刘惠璞进一步表示希望唯品会拿出具体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是合法的,还专门在自己的长微博中展示了多家韩国品牌对唯品会行为的追责声明,如韩国JK公司于4月16日发布声明,指责唯品会非法盗用文件及销售产品。

聚美优品相关人士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聚美优品网站上的商品页面下方,都已经展示出了相关品牌的授权协议截图。

法治周末记者也登录聚美优品网站进行查看,随即搜索的几款商品均有相关品牌的授权书截图存在。

而在此之前,深圳消费者武强(化名)曾质疑在唯品会网站上买到的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为非正品,并要求对方出示该运动鞋的商品授权书等相关正品证明,唯品会以涉及商业机密为由一直拒绝出示(详情见《法治周末》3月31日13版《唯品会上买到开裂“正品鞋”后》)。在该事件曝光后,武强收到唯品会方面通知,称运动鞋不予退换另给予200元补偿,但仍不能提供正品证明。如今,武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所在的“唯品会假货维权QQ群”,参与人数已经超过百人。

“电商有义务提供所售商品的来源及为正品等情况的相关证明。”张韬表示,“许多电商或商家将正品证明的图片附在商品页上,履行了对消费者的告知义务让消费者放心购买的情况,也证明了品牌授权书等相关正品证明应该不属于商业机密。”

据张韬介绍,根据新消法相关规定,消费者购买产品及接受服务时享有知情权,“消费者有权根据商品或者服务的不同情况,要求经营者提供商品的价格、产地、生产者、用途、性能、规格、等级、主要成份、生产日期、有效期限、检验合格证明、使用方法说明书、售后服务,或者服务的内容、规格、费用等有关情况”。

王冰洁也指出,根据相关规定,品牌授权书等相关正品证明并非是经营主体必须向不特定公众公开的文件,但从合同的相对性来说,当消费者提出其所购买的货物是假货时,唯品会应当向该特定消费者提供上述货物来源凭证等文件以证明出售产品的正品品质。

单纯网上审查给予供应商“做手脚”空间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化妆品电商领域,相比于韩国品牌的热情,习惯于专柜经营的日本、欧美等品牌,对于电商渠道态度相应比较冷淡,国内电商想要拿到这些品牌的授权是很困难的,因此国内跨境电商的品牌商授权往往存在大量的水分。

“一些大品牌企业的销售渠道主要在线下,如果授权电商销售,很可能会影响到其既有价格体系和销售渠道的管理,因此这些大品牌往往对授权比较谨慎。”资深品牌营销专家张兵武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表示,“通常情况下,进口商品需要商检、国检、原产地和卫生证明、海外采购订单、报关保税资料、原厂发票以及罐装证明等,但是很多单据都存在做假,包括采购订单和报关单等”。

王冰洁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的确存在着供应商造假的问题,因目前各大电商对供应商的资质审查均是采用网上审查,一些不良供应商通过扫描其他公司的授权文件以及海关关单,通过PS软件修改日期及公司名称等方法,将自己的公司渠道“移花接木”为正式授权。

“如果供应商提供造假的原产地证明、检验检疫合格证、授权书等文件,供应商就可能涉嫌刑事犯罪。伪造商检单据属于刑事犯罪,我国刑法第280条规定了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张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根据进出口商品检验法第27条及刑法的规定,伪造、变造商检单证、印章标志、封识、质量认证标志构成犯罪的,对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情节轻微的,由商检机构处以罚款。”

张韬还表示,虽然自营模式的电商对于供应商的造假行为在识别上确实存在一定难度,但是这并不是免除电商责任的理由,电商有保证其销售的商品是正品的义务,如果发现供应商提供的相关证明是伪造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协助公安机关侦查取证,否则明知违法而继续销售,电商也涉嫌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去代理化”直接进货更能保真

王冰洁建议,自营电商可以考虑从解决货源问题入手,直接从品牌方拿货,尽量减少或放弃从所谓经销商、代理商拿货;如是从经销商、代理商处拿货,则应该对经销商、代理商做线下资质审核,尽最大限度努力去杜绝假货。

京东CEO刘强东也曾公开表示称,京东跨境电商的一大目标就是全部都与品牌商签约,彻底去掉一级级的代理,以杜绝掺假的可能。

京东公关部相关负责人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除了直接跟品牌商进行合作外,还可以考虑定期收取供应商供货金额30%的足以证明其货品质量的票据(例如专柜小票、出库单据、运输单据等),并通过与第三方检测机构合作,定期收取商家货品交予检验。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姚建芳认为,其实在进行交易前,电商出示相关正品证明,如品牌授权书或商品条码身份信息等,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赢得消费者信任的方式。

此前也有相关业内人士指出,鉴于普通消费者很难将产品一一送检以辨别真伪,而现实中的化妆品专柜也不会为消费者提供验证服务,因此最有效的验货方式就是看其供货渠道是否正规,且有无授权证明。

(责任编辑:HN052)

就医挂号怎么预约

挂号平台电话

预约挂号电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