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你的需要减负

发布时间:2020-07-13 13:33:49 阅读: 来源:砂带厂家

紧张忙碌的生活之中,人们越来越感到疲惫乏味,越来越困惑于自己的价值追求。近年来,肇始于欧美的“慢生活”理念逐渐西风东渐,开始影响国人,特别是影响北京、上海、广州等超大城市。一些明智的青年开始放弃“漂泊”生活,纷纷逃离“北上广”,将目光投向二三线城市,在那里寻找自己的价值定位和幸福生活。不才以为,这是一种时代进步和观念更新。

从自身的经历和朋友的感受出发,三年前我写过一篇《慢下来》的文章,呼吁人们在一路奔波之中,稍微放慢脚步,欣赏一下路边的风景,体会一番细腻的感情,让自己的精神小小的放逐一次。转眼三年过去了,我自己还在生活的轨道上迅跑,朋友的节奏也丝毫未见放缓。似乎总有做不完的事情,总有开不完的会议,总有完不成的计划,总有还没见的朋友,总有还没读的好书,总有没完稿的著述……一句话,总没见到那个期盼中的从容悠闲的日子。卓别林在《摩登时代》中所表现的流水线上的工人,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所描述的曼彻斯特纺织工人的生活场景,正是我们当下生活状态的真实写照。处在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人,恰似资本原始积累阶段大机器生产线上的一个链条、一个环节、一个被套在磨道上的毛驴,想慢也慢不下来。

人们所为何忙?说到底是为了生计、为了自己和孩子过上更好的日子。对绝大多数人而言,“好日子”的标准如今非常具体而清晰:衣食无虞、顺利就业是基本需求;有房、有车是起码需求;享受良好教育、优质医疗、基本保险,也不算过分需求。不论哪种需求,都够普通百姓忙活一辈子的,哪还敢侈谈什么“慢生活”?“快”尚且赶不上疯涨的物价、应付不了花样翻新的消费刺激,“慢”岂不只能喝西北风?

我想,慢生活理念之所以最早起源于欧美发达国家,很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现代化之路已基本走完,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已基本完成。他们更清楚“快节奏生活”意味着什么,代价是什么,什么才是生活中最为可贵的。“过来人”的反思,对刚刚起步的我们,无疑是有借鉴意义的。据我所知,欧美发达国家对所谓“生活品质”的追求并不像我们某些同胞那么疯狂,私人轿车多为普通的两厢车。在个人房屋占有率、奢侈品购买率、家用电器更新率等方面,也不像我们的“北上广”那样高。我们中某些人的生活追求,早已超出“基本需要”的范畴,演变成“无限欲望”的极度膨胀。而不能准确界定“需要”和“欲望”的关系,正是我们的节奏慢不下来,抑或是很多烦恼和痛苦的根源。

一百五十多年前,美国作家梭罗厌倦了社交界浮华可笑的生活,只身来到瓦尔登湖畔。一把斧子、一条绳子、一只钢笔、几打稿纸,是他携带的全部家当。宁静的湖水、翠绿的山林、鸣叫的鸟雀、奔跑的野兔,是他每天面对的外部世界。正是在这样一种简单宁静的生活中,梭罗深刻反思人类生活,写下了不朽名篇《瓦尔登湖》。在书中,他用优美的笔触歌颂大自然的无限美好,用犀利的语言嘲讽人类肤浅虚荣的生活,得出“需要其实很少”、“欲望实在太多”的精辟结论。他用实际行动践行自己的理念,活得异常简单朴素,用世俗眼光看来未免寒酸。但我们今天记住的,恰恰是这个简单的人,而不是沙龙里那些穿着燕尾服高谈阔论的所谓绅士。

直到今天,“过简单的生活”一直是有识之士追求的目标。日本作家渡边淳一呼吁人们放弃对外部世界过多的“敏感性”,倡导“钝感力”,希望人们适当遮蔽自己的感官、放弃部分“知情权”,回归宁静的内心世界,过充实而自然的生活。这样的声音多年来虽不占居主流,但从未停止,那个美丽的“田园梦”、“归隐情”始终不曾破灭。尽管世事纷扰、诱惑良多,但“田园将芜,胡不归”的呼唤,依然鸣响在无数文人墨客的心底,成为长久的精神追求和现实渴望。

其实,正像一副财主家的对联说得那样“放开眼界原无碍,种好心田自有收”。古来的圣贤大都有“向内转”的心路历程,连偏居一隅的土财主都有这样的见识。而我们这些生活在当代社会的凡夫俗子,却为了自己的无限欲望,争名于朝,争利于市,为名缰利索所困,成为物欲的奴隶,异化为非我的存在,这是一种多么卑微可怜的生存状态!

作为一种生活态度和价值追求,“慢生活”值得我们悉心揣摩。其中最本质、最关键的,是重新界定自己的“需要”,冷静面对物欲的诱惑,不使“需要”演变为“欲望”,更不使“欲望”膨胀为永远无法填满的“欲壑”。如此,可使内心宁静、姿态从容;可以远离痛苦,笑看世俗;可以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能要什么、该要什么;更可以明白不需要什么,该放弃什么,应该鄙视什么;可以真正提高生活质量,做回本真大写的“人”。

在生活这道数学题面前,我们做惯了加法,现在到了学做减法的时候了。要尽可能从头脑中删除那些可有可无的内存,最大限度地为“需要”减负,不把自己变成“物”的奴隶,不使自己受制于世俗观念的约束,不把“自我”变成“非我”。要在个人和社会之间保持一个谦卑的自我,像梭罗那样,过简单而纯粹的生活,做善良而高贵的人。使生活舒缓再舒缓一点、简单再简单一点。唯其如此,才能有时间做高尚的事情,才能不断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这不需要太多的财富,只需衣食无虞,却需要一个无限富有的大脑和一个无比宽阔的胸怀。(文:朱铁志 《求是》杂志副总编辑)

拉萨职业装设计

淮安设计西服

荆门定制职业装

相关阅读